<cite id="2vhzs"><address id="2vhzs"></address></cite>
    <source id="2vhzs"></source>
  • <wbr id="2vhzs"></wbr>

    <track id="2vhzs"></track>

    <cite id="2vhzs"><small id="2vhzs"></small></cite>

    <cite id="2vhzs"><address id="2vhzs"></address></cite>

    大理石背景墻

    當前位置: 大理石 > 大理石背景墻 > 正文

    人在征途馬揚蹄......

    2019-02-20 04:04 409

    王德鳳在線:

    散 文

    (六)

    人在征途馬揚蹄

    學者說,中國茶馬古道是世界交通史上的奇跡。

    云南劍川沙溪寺登街就是這奇跡上的驛站之一。

    因馬幫才有這條路,因茶葉、鹽、藥材等產生了馬幫。馬幫行進在西南地區高山峽谷險惡的路上,活躍了那個時代的茶、鹽等等的貿易。歲載年輪曾經的趕馬人,將馬幫文明留下就融入遠山或江河,在夕陽晚景話桑麻的趕馬人不多了。

    勞苦在茶馬古道上的馬幫,有嚴格的組織和幫規,敢于冒險,無畏艱難,生死與共,患難相攜,寬容和諧充滿大愛,他們有自己幫內的習俗禁忌和行話。馬蹄人腳開辟出一條路,對這樣一些了不起的人,充滿無盡的仰視,于是沿著馬幫留足過的部分地方,尋覓健在的趕馬人和他們的后代。

    于是到沙溪,也巧走出四方街到古鎮邊,眼前是一些帶著古風元素的新樓。

    就在我收回目光,滿懷感慨的一瞬,被一幅畫面牽住了視線: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人,平頭,上著一件T恤,下穿一條牛仔褲,腳蹬休閑鞋很干練的樣子。他坐在臨街一家名叫春燕飯館的門口,很專注拿著平板玩游戲。我有些驚奇,現在的流行,年輕人的喜歡!可他這般年齡卻玩得津津樂道,這可是沙溪寺登街,古鎮里的人不落伍!我眼前一亮,這樣想。

    抬頭看天空已是夕陽披身,才覺得胃已“抗議”了,周圍沒有其它可吃飯的地方,索性就走進玩平板男人身后這家飯館。女老板很熱情招呼,從他倆的說話中得知這男人是女老板的丈夫,女老板倒茶后,接過我的點菜單,就去炒菜。

    趁這空閑,我向玩平板的男人打聽,沙溪現在健在的趕馬人有幾個?都住在什么地方?我想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,說完我把相關證件給他看,得知我的來意,他放下了平板,上下打量我后說:“我父親是這里唯一健在的趕馬人80多歲了。不過他現在已經睡了,明天你來跟他聊聊?!毖矍扒捎鲒s馬人的后代很慶幸。

    提及有關馬的話題,他很有興趣告訴我他家就有馬、牛等。他站起身讓我到他家后院,哇!不僅有馬還有驢、騾、牛、狗。原來這位名叫李文興的人,是做騾、馬、牛生意的人。難怪他家臨街這幢樓這樣的氣派,典型的白族建筑,莊重、漂亮。

    一樓是妻子開的飯館,后院還有這些牲靈。就在照壁和后院相連的地方,有一塊不大的地方長著包心菜綠得耀眼,這些長勢肥綠的菜是自己牛馬生產的農家肥的營養滋潤,才這般任性胖嘟的吧。

    院里一盆又一盆的花更是開得霸氣喜人,一條黃色的狗毛色泛光如緞子柔滑看得出營養不錯,小狗在照壁后承擔著為牛馬 “保安”的重任。見到男主人搖頭擺尾,一臉的興奮,主人的話它理解故而也不對我發威,可它警覺的眼睛隨我而移,我多少還是有點驚慌。

    這些牛馬見到主人,一邊吃草,一邊盯看。李文興滿眼都是愛憐的目光,拍拍這幾匹馬頭,摸摸那幾頭牛。它們個個溫順著接受主人的愛撫,沒觸摸到的那些臉上似乎帶著失望又遺憾的神態。我跟在老李的后面,這些牛馬與我對視的時候,那疑惑恐慌的眼神仿佛打濕了我的腳步,令我心跳加快好在有老李,這些牛馬在他面前才那樣乖乖溫馴。

    經老李介紹得知,父親是驢,母親是馬其后代叫騾;父親是馬,母親是驢后代叫驢騾。區別是:騾子體型大,尾巴粗;驢騾體型小點,尾巴細,駝東西有勁。馬和騾的區別,老李告訴我馬耳朵小,馬鬃厚,尾巴粗,蹄子大,騾則相反……老李一邊講還一邊指給我看。

    老李說話實在風趣,一看便知是見過世面的人。

    “如今交通方便,公路四通八達,農業機械化和半機械化了,誰還需要馬呀?”我問。 他回答說:“有好多村子、山里還沒通公路,田邊山上,沒辦法走車,只能靠騾馬馱日用品、化肥等等?!?/span>

    現在每周五沙溪鎮的活畜交易市場一直都有牲畜買賣。有人需要才有交易。沙溪這個活畜交易市場,場地很大,每到交易日蘭坪、中甸、麗江、云龍、洱源、大理、巍山等都到這里進行交易。老李將這個市場承包了十年,今年是第四個年頭了。

    老李沙溪中學畢業后,18歲開始做生意。起初他趕馬到離家很遠的山上往下運木料,早出晚歸。運到家里的木料,第二天早早起來趕馬運到洱源,一步一步要走一天才能到。

    說到這里他一臉的平靜,他趕馬最遠到德欽15天才能到。每次2個人趕1213匹,白天太陽曬,晚上就睡在外面,每一次出行都要帶行李、毯子、餐具等等,雖然跟父輩茶馬古道上的趕馬人比安全(沒土匪),沒那么辛苦,但一路還要放馬,讓馬吃飽。頭兩天最害怕馬亂跑,到第三天它們才聽話,一個跟著一個走。

    要是路途生病最可怕。

    九十年代走一次能掙2000元,倆人各得1000元。八十年代上山馱木料一天下來能掙40元。在他不急不燥的話語中,感受這位趕馬人后代的精明。路上刮風下雨也得走。他的往事是由吃苦勤勞串起來的,這里有他無悔的青春,無悔的昨天。

    老李的妻子趙春燕,用他的話說是一個賢惠又能干的女人。提起妻子老李充滿感激,他說:“她心太好了,我在外做生意,她要打理飯館,還要照顧我父親。我到中甸、永平等地方一個星期在家不超過2天,有時半個月才回來一次?!闭f到此他停了片刻,看得出對妻子的愛。接下來他用很自豪的語調說:“她唱歌好聽!”這是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。

    如今老李家有兩輛大貨車用于販運牛馬,也就是說現代化的交通工具,加之高速公路的開通,這些交易中的牛馬乘車而行,用沙溪一位老人的話說:“現在好,過去沒見過牲畜坐車的。過去趕馬人苦,牲口一步一步也累呀!”。老李家還有一個手扶拖拉機專門用于拉草和飼料。他常年在洱源、中甸、鶴慶、永平等地方做生意。對未來他充滿自信,用他的話說,農民不可能因一袋化肥動用車,田間、山上騾馬方便,這就是市場和商機……

    他有二個女兒,大女兒云南民族大學本科畢業,到泰國留學研究生畢業?,F就職在昆明某職業技術學院教泰語。小女兒本科畢也在昆明工作。二個孩子令他們夫妻自豪。老李的妻子趙春燕說:“女孩也要供她們念書,我家大女兒還準備考博士呢,我和他爸積極支持?!碧峒芭畠悍蚱薅家荒樝矏?。

    趙春燕告訴我她的飯館經營16年了。生意好的時候街子天(趕集日)都要臨時請2個小工。平時就自己來做,日常一家人的生活就靠飯館的收入來開銷。她家還開客棧,有10張床位,客棧的錢供孩子讀書,丈夫賺的錢蓋了這幢樓。當初結婚的時候很困難,后來日子越來越好了。她準備以后幫女兒帶孩子,讓她們好好工作……說起這些女老板很開心,對明天充滿著許多憧憬。

    李文興的爺爺和父親都是趕馬人,他小時候爺爺和父親趕馬苦(賺)錢,他家在寺登街生活算中上等。每年春節殺年豬,穿新衣服,秋天910月都宰羊吃。

    李文興的老父親趙永安今年82 ,(李文興的爺爺原本姓李倒插門到趙家,李文興這輩又回歸為李姓)。趙永安老人很小的時候就學趕馬,來往于劍川、中甸、麗江、鶴慶、洱源、云龍等地,馱鹽巴、茶葉、布匹、糖、百貨等等。

    提起趕馬那年月,老人說:“好多事想不起來了,都忘了,太苦,太苦了!去一趟中甸得78個月。最害怕遇到土匪搶,跑不掉的話,就得把騾子給他們。每次一起結伙去的有70100匹騾子,一個人平均趕4個騾子?!?/span>

    老人停下來沉默起來。

    又說:“趕馬苦,就說下雨天,也不能停下來,到了晚上帶的毯子濕得能擰出水,也得睡,沒辦法。走到那里就睡到那里。冬天腳皴裂的口子疼呀!大的口子像小孩子的嘴向外翻著,還有小的一步一鉆心,唉!抹點豬油咬著牙,還得趕路。到中甸要走15天?!崩先讼萑肷钌畹耐吕?。

    接下來說:“蚊子咬,野獸跟、土匪追?!敝v到這里老人搖搖頭,嘆息著:“沒辦法苦生活,男人要養家!我還活著,我從14歲趕馬70歲才停下來,馬幫走過的路,死過多少人,多少騾馬誰都不知道,死去的人多大年紀都有?;钌娜瞬∷涝诼飞?,去時一起走,回來只有他趕過的騾馬,人就這樣沒有了。心里難受……騾馬也死?!?/span>

    老人稍停片刻告訴我說:“趕馬人也不都是苦,路上我們唱白族調,年輕時我會唱很多,現在記不起來了,你唱一個我唱一個,有時候一起唱。路上能見到回族馬幫,他們唱的趕馬調好聽!藏族馬幫吃的簡單……”老人忘不掉的是1959年西藏武裝叛亂,他響應政府的號召趕馬運輸糧食和彈藥。他說:“西藏太平,云南馬幫出了大力??谷諘r云南馬幫也立了功!”

    趙永安老人還告訴我:“寺登街跟我一起趕馬的人都不在了。他們都去世了,人這一輩子過得快!馬幫那會寺登街可熱鬧了,現在人少了!可現在日子好過!”提起當下老人很知足,兒子兒媳孝敬,孫女有出息他高興,洋溢著一臉的幸福。老人告訴我,把那些趕馬人的事,寫下來好,他們都沒有了,后生們不知道過去沒車的日子,趕馬人有多苦……

    告別趙永安老人時,我給他深深鞠躬,祝福他長壽!健康!他起身揮手讓我有時間再到他家做客。

    在寺登街許多人家都和騾馬有著緊密的關系,我住的這家還沒正式掛牌的客棧,用現代流行的話叫“試營業”。這家老板叫趙世顯,今年51歲,他的爺爺趙玉堂,父親趙育文都是趕馬人。他父親60——70年代開始趕馬車,爺爺和父親都離世了。86歲的老母親身體健康硬朗。

    趙世顯的妻子趙玉花賢惠能干,一會也不停,忙里忙外。她的父親爺爺也都是靠趕馬為生的,它很熱情領我到她娘家的老宅,老舊的房子空著,爺爺奶奶和父母都走了。她指著其中一間說,她就是在這間屋里出生的。房門掛著一個銹跡斑斑的鎖頭,她無法打開。

    他給我講了許多小時候的事,父親趕馬回來給她們帶回一些糖果,小時候最高興的事就是盼爺爺和爸爸回來,就有好吃的。如今空空的一院房子,只是有一間住著趙玉花遠房親戚。這些房子在歲月的沉默里,珍藏著許多孩子的往事,如今人老了,房子仍然挺立著。

    趙玉花的家是典型的白族建筑,臨街租出去,是一家很大的超市,房租每年可得一筆可觀的房租,還有客棧。這一院的樓在當地可值100多萬。大兒子在大理電視臺工作,小兒子在沙溪。趙世顯中等身材,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又不急,1983年他到大理的下關去打工,主要是建仿古建筑和古建筑的修復。

    趙世顯他不僅會木雕、木匠還會瓦匠,他手下有30多個人。他說:“蓋仿古建筑和古建筑修復,雖然也賺了點錢,但這錢也難掙”。到了1992年他轉行做菌子(蘑菇)生意又虧本。2000年他開車搞運輸,之后又到中甸搞房子裝修,三年賺了30萬……現在也不出去打工了,在家種點地,每天他騎自行車鍛煉,妻子跑步。他說等兩個兒子都成家后,他就和妻子到青海、西藏等地去旅游。不愿意到人多的地方去玩。

    趙家在沙溪是大戶,有40多戶。我對他說:“你家這一院子樓好氣派呀!你家的客棧,房間裝修簡潔典雅,水龍頭都獨具風格。比一些大城市的賓館都溫馨?!壁w世顯笑了說:“也不太好!”我又說:“你家是這里最有錢的吧?”他回答:“改革開放后,寺登街每家的日子都好過。村里有人在外搞古建筑修復,有過億元的人家?!?/span>

    也難怪自古劍川出木匠,也就就是木匠之鄉,古建筑修復,仿古建筑最牛的師傅大多都是劍川人。劍川木雕被文化部命名為“全國木雕藝術之鄉”。劍川木雕主要用于建筑物裝飾,用優質硬木精心雕出龍、鳳、獅孔雀、梅花等傳統圖案,制成桌、椅、茶幾等,再鑲嵌上蒼山特產的彩花大理石,顯得古樸大方新穎高雅,富于民族特色,既實用又華麗。

    木雕師傅都是童子功,如今劍川這邊的幼兒園最重視的還是教孩子畫畫。只有繪畫好才能雕刻好。趙世顯1991年他還到緬甸去搞古建筑修復??梢哉f老趙多種手藝在身。他如數家珍掰指頭給我說在大理和其他地方,他修復過的,他蓋的那些跟“古”有關的建筑,六角亭、八角亭等。

    趙世顯的老母親86歲,一臉慈祥,身體健康,走路很快,看不出已是高壽老人。老奶奶有6個孩子。趙世顯是男孩中的老大。大女兒除了種田還賣涼粉;二女兒種田還開客棧;小女兒在昆明;二兒子開飯館;小兒子在昆明搞古建筑。老人家說:“他們的爸爸過去趕馬太苦了,活到今天該多好。這6個孩子家家日子都好過?!崩夏棠谈吲d。

    她說現在的車比過去的騾馬快,過去古道上馬幫多,騾馬馱鹽巴和茶葉的時候,沙溪熱鬧,現在四方街沒那時人多了?!斑^去這里馬幫多,熱鬧,老奶奶,您還愿意過那時的日子,還是現在的日子呢?”我問,“現在的日子好,趕馬人苦,冬天的時候孩子她爸趕馬回來,腳上的口子裂開著,我給他抹豬油,他疼呀,我的眼淚有時就掉到他腳上,腳沒好就又趕馬走了……”說話間老人不時搖頭,渾濁的眼里盈滿淚水。

    趙世顯讓我到他六叔趙育華那里,六叔知道的比他多。六叔住在趙家祖上留下的老房子里。

    推開院門,這一院子古舊的樓,幾進幾出,看得我眼花繚亂,趙家是在巷子里面,不被人知,這里的規模展示曾經的財富,透過這些舊痕可以斷定,他家在寺登街曾經是首富之一。這些留下來的房是無言的訴說。

    在和六叔的交談中得知,他家祖爺是馬鍋頭(馬幫首領),這些樓上百年了,在50年代劍川地震,不僅趙家房子好好的,沙溪的房子都挺好。他指指樓頂上的百年以上的青瓦說:“這樓從沒漏過,也沒修過?!?/span>

    凝視這樓在歲月的滄桑里承載著自己的剛毅。在這古舊的沉香老宅,透過一地的陽光,瞬間,我仿佛看到趙家老祖爺,帶著馬幫回來,一家人說說笑笑,孩子圍著他伸手接過糖果,在蹦跳里甜透了童年。炊煙擴散出的肉香在院子里彌漫,祖奶奶忙著笑著。鄰居也來趙家做客,男人喝酒,聊著路上的見聞。女人們手里拿著針線繡著朵朵心愿。

    六叔打斷我的想象他說:“趙家是沙溪的大戶,是沙溪最早的趕馬人,過去這里有6個姓,趙、楊、歐陽、李、尹、劉。其它外來的即使住在這里,也不被接納,‘二月八’抬太子只是這6個姓的人參加?,F在不這樣了,什么姓都一樣?!碧崞瘃R幫六叔印象最深的是,馬幫支援前線場面大人多,來來往往,趕馬人個個都一臉的嚴肅……

    劉叔說:“寺登街,‘寺’應是這個‘仕’,學而優則仕是本意。改革開放后也不知為什么就給改了?!绷宕髢鹤釉诖罄懋斸t生,小兒子在沙溪中學當老師,三個女兒,2個出嫁了,一個在家。家里養了3頭豬喂的是糠皮等,市面上的豬肉喂的是飼料,他家不買市場上賣的肉。六叔一家生活自給自足,他在樂觀的辛福里陶醉……

    告別六叔,走在寺登街古道、古樹、古商鋪、古井、古宅、古寺廟、古寨門、古宅院、古馬店這些留存帶著那時的文明呈現在眼前,感嘆、聯想活躍的思維,在古今的時間隧道里穿越不停。

    走到古宗馬店,它隱匿在古巷里,仿佛是一壇老酒清醇悠香,讓人留步。

    門前有一棵大大的古樹。它是典型的白族民居——三坊一照壁。有15個標間,家具都是舊式的古董,在陽光的撫摸下,仿佛可看到這些家具落滿了久遠的喧囂和優雅的曼妙,在寧靜中溫馨今人的夢。

    這家男主人李四昆今年70多歲,他是古宗馬店的第四代傳人。李家過去不僅開馬店,爺爺還趕馬,主要到喬后將鹽運到沙溪進行交易。白族話把藏族叫古宗,李四昆老人的父親李占魁在民國時期,曾是沙溪鎮的鎮長。父親有文化,精明能干……李老先生1969年參加工作去修德欽公路,1984年調到沙溪糧管所,在這里一直工作到2005年退休。2011年起開客棧。

    他有三個孩子,大兒子學生物專業已大學畢業,現在金華中學當校長,女兒在縣環保局工作,小兒子做生意和他們一起經營客棧。他說:“過去沙溪被稱為‘魚米之鄉’我小時候的黑江魚多,家家戶戶的孩子成群結隊抓魚,那時魚太多,太多了。過去黑江彎彎曲曲好看,上個世紀60年代進行人為的河床改造,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。從前多好看呢!”老人家沉浸在童年的回憶里。在不舍舊日里的水美魚多,風光好的回憶里感嘆。

    他家門前那棵古樹有500多年了,那蒼勁的桀驁里是否將沙溪的故事寫在每一片葉子上了呢。

    想想沙溪,牽著馬幫跌跌撞撞,始終固守著豪邁不倒。

    2400多年前的春秋戰國,沙溪人制作各式各樣的青銅器。在唐宋時期,南詔、大理國在西南地區興盛,沙溪成為當時唐朝和吐蕃的緩沖地帶,扮演了連接兩者之間的紐帶,溝通經濟、文化的馬幫的途徑之地。到后來成為了茶馬古道最重要的貿易中轉站之一,堪稱馬幫心中的朝圣之地,這崢嶸里的蹉跎只有歲月記得。

    當它的腳步落足在明清,它又因鹽而興,彌沙鹽井、喬后鹵成井、諾鄧鹽井、古蘭州啦雞鹽井(現劍川馬登鎮)沙溪就在四個鹽井的中心地帶,成為西藏、滇西北的茶馬古道上著名的“鹽都”。歷史上,大凡食鹽集散的地方,都是令人驚羨的富庶之地。故而輝煌的沙溪晝夜人聲鼎沸、馬鈴不斷,唱戲不絕。

    后來它沉寂了,這和交通的變故有關,也就是 214國道沒經過這里,才使曾經熱鬧的馬幫驛站活了下來。在幸運里抵御著歲月的變遷,時光的侵襲,夢靨般保留著不變的容貌,沙溪如今寂靜了,寂靜得不被外人所知。也好因為寂靜才有慶幸,才保存了完整的古集市。使其成為一些專家、學者在活著的“博物館”里尋覓探究……讓游人發呆,忘記時間,來了就不想轉身。

    也許是在2001年它被世界紀念性建筑基金會(WMF)列入了101個世界瀕危建筑保護目錄,才被外鄉人所知因而也就顯得更為珍貴了。有的地方你從車站下來就想轉身離開,而沙溪還未走就想下一次到來的時間。

    因不愿離開這里,就在紅砂石板上,留下我跫跫的足音,思緒也不絕如縷,再次放眼看四方街古戲臺,以興教寺古建筑為中心,相連不遠處的歐陽家、趙家、楊家大院等為代表的白族傳統建筑群。那些老舊的鋪面和馬店,黑江上的玉津橋。興教寺梵音繚繞,不絕的香火映照出代代信徒的虔誠。似乎又聽到洞經古樂,每一個音符韻味依舊。

    看霸王鞭在節奏和腳步的和諧中笑醉時空,隨后跳一曲肖拉者舞又是另一種體驗。仔細聆聽白族調,仿佛贏得滿天的彩虹。累了就嘗一嘗沙溪土特產地參子、松茸、羊乳餅,這些傳承到今的美味,醉了舌尖。也難怪這里的一切都默默地注視著時代的變遷,在日復一日里送別古道夕陽。

    沙溪寺登街這部“古書”,讓人在浮想聯翩里,一會走在遠古,一會回到現實。

    想想沙溪寺登街的歷史和文化深藏于斯,它的建筑、繪畫、木雕、宗教等等有待探尋的東西太多,這些都留在安靜的陽光里,透過光影深處,又是怎樣的一個世界?

    當年那些馬幫到這里架起鍋,在白族調里的豪飲,樓上依欄遙望的金花,是否覓到阿鵬的身影?

    臨街店鋪的掌柜、往來的商人、釘馬掌的男人、木匠、瓦匠、手藝人,是否都在時光交錯的往日里,再次回眸他們生命過往里的沙溪寺登街?

    那是沉沉重重,人在征途馬揚蹄的歲月留聲……

    (圖片來源網絡)

    總編輯:駱圣宏

    欄目主編:李建麗

    文/王德鳳

    王德鳳,山東菏澤人。作家、攝影家,先后出版個人專著五部:《永遠的白玫瑰》《知音如溪》《落下心簾》《女人的脊梁》《云霧里的視野心疇》?!度A夏文學》特約作家,《上海文藝》等雜志簽約作家。作品《筏客子博浪記》獲中國當代散文獎;《歲月化妝師》獲華夏文學最佳散文一等獎;《幸福美麗的牽掛》獲“第六屆海內外華語文學創作筆會”二等獎。在《散文選刊》等報刊雜志發表文章數千篇。

    每周一期 周二發布

    本期目錄

    張曉惠在線

    走進水杉林(鹽城/張曉惠)

    張亦怡在線

    假如這顆星沒有升起(福建/張亦怡)

    徐向林在線

    抽絲剝繭——《腹蛇行動》連載(16)(江蘇/徐向林)

    韋江荷在線

    我是從母體上掉落下的一枚葉子(江蘇/韋江荷)

    王德鳳在線

    人在征途馬揚蹄(云南/王德鳳)

    張鐳在線

    走出洞穴之后(宿遷/張鐳)

    蘇迅在線

    茶座里的親密接觸——《鳳臺春夢》連載(三)阜寧/蘇迅)

    名家在線稿約

    不管您是不是文壇名家,只要您有一定數量、質量說得過去的文學作品可以供每周一篇發表,您在我們這里就是名家。一般文學作品也可,尤其歡迎中篇、長篇小說。

    好作品有人讀才有價值,點擊量低于200或連續3篇點擊量低于500的將停止刊發;讀者反響較好、留言評論較多的可以參加“《人民作家》文學獎”的角逐。

    編輯:李建麗

    ?? ? ?

    我這么可愛,戳我一下唄

    如果您認為文章還可以,歡迎在文章后點贊和留言,以示鼓勵!

    相關推薦

   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,來添加一個吧(●'?'●)

    歡迎 發表評論:

    又紧又湿丰满少妇,一夜七次郎最新永久网站,母亲韩剧电视剧在线观看免费

    <cite id="2vhzs"><address id="2vhzs"></address></cite>
    <source id="2vhzs"></source>
  • <wbr id="2vhzs"></wbr>

    <track id="2vhzs"></track>

    <cite id="2vhzs"><small id="2vhzs"></small></cite>

    <cite id="2vhzs"><address id="2vhzs"></address></cite>